不知不觉者则是身体并发症袭来
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28    浏览[]次
合乐

  最近几年,在中央铁腕治霾下,各种一次PM2.5来源得到治理,PM2.5平均浓度整体下降。但对许多城市占一半以上的二次PM2.5却没有搞清楚来源,当遇到静稳或逆温天气较多的年份,PM2.5浓度仍会抬头。

  山东省许多城市是2015年采暖季PM2.5浓度抬头,京津冀的一些城市是2016年采暖季抬头。虽然有的权威机构把PM2.5 浓度抬头解释为天气原因,实际上还是没有发现主因并作为问题去解决的必然结果。两个紧邻的区域,不同年份雾霾抬头,很难只用气象因素去解释。

  去年 9月24日, 《科学与管理》发表山东科学院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勇研究员长期跟踪研究的成果,从基于PM2.5大数据、霾和雾天数的历史气象数据和实验数据,以无可争辩的数据和事实确认了湿法脱硫水汽(低温湿烟汽)排放污染是2013年雾霾大爆发的唯一原因,和到现在为止中国大面积雾霾久治不愈的主要原因。

  在湿法脱硫排出的水汽中有大量硫酸盐、脱水后形成大量超细颗粒物、占总的PM2.5比重很高的情况下,如果排出的超细颗粒物翻倍,湿法脱硫排出的大量水汽中,有多种溶解盐和其他非溶解物,在大气中脱水后产生大量超细颗粒物,成为看不见的粒子。这些超细颗粒物隐藏在空气中,在空中停留时间长,不沉降,具有极强的迁移能力,控制和治理难度很大。遇到静稳天气或逆温天气,又吸水、膨胀、粘附、变大,成为雾霾;气象条件转好后,又可能脱水消失,也可能随着雨水落下。仅此一项,足以引起雾霾暴发。

  烟气进入脱硫装置的湿式吸收塔,与自上而下喷淋的碱性石灰石浆液雾滴逆流接触,其中的酸性氧化物SO2以及其他污染物HCL、HF等被吸收,烟气得以充分净化;吸收SO2后的浆液反应生成CaSO3,通过就地强制氧化、结晶生成CaSO4•2H2O,经脱水后得到商品级脱硫副产品—石膏,最终实现含硫烟气的综合治理。

  2003年以前,没有人有关于雾霾的印象,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沙尘暴吸引了。说起帝都北京,就是满脸满嘴的沙子。

  2004年,美国NASA在中国上空监测到了一片“褐色的云”,并在向其他国家扩散。然而此时中国人民还根本没听说过雾霾这个词。

  2005年,国内媒体报道里开始出现“雾霾”的字眼,但只是在专家报告中一带而过,和“强对流天气”、“龙卷风肆虐”放在一起,没人注意。当年广东的雾霾时间已经有100多天,但大家依然以为那只是雾,甚至媒体们都没有把它们分清楚。

  2006年,当NASA还在孜孜不倦地给中国的雾霾绘图,当外媒已经开始热切研究雾霾对中国经济和奥运会的影响时,国内媒体还在把雾霾当作“罕见大雾”报道,只关心这种天气对交通的影响。但学术论文库里开始出现雾霾的论文,百度知道上开始有人问“什么是雾霾?”。

  “一场罕见的雾霾天气于近日持续袭击了我国中东部多个省市。能见度小于500米的大雾笼罩山东全省大部分地区,个别地区出现能见度不足100米的浓雾,大雾导致济青、京福高速公路山东段被迫封闭,山东各机场航班出现延误。”——新华社

  2007年,国外专家开始研究中国雾霾的致命性,硅谷小伙子开始看中雾霾商机准备建生态大楼,日本抗议雾霾天天往他们那飘。全世界人民都在讨论中国人每天吸毒。

  2008年,几个外国运动员戴着口罩到北京参加奥运会,激怒了全国人民,被媒体一顿猛骂,说他们“侮辱中国公众”、“居心叵测”。最后他们向北京奥组委递交了道歉信,还对全中国人民公开道歉。同年,美国大使馆开始更新每日北京pm2.5的数据。

  “我想大家没有这个必要考虑戴口罩的问题,如果一定要戴口罩,那就是给你的行囊当中多增加了一点份量,我想它是用不上的。”——北京环保局

  2009年,中国开始有人关注美国大使馆发布的北京pm2.5数据,当年最高值达到712µg/m。但媒体依旧将此作为天气预报来报道,只有学术界开始大量发表雾霾相关的论文。

  2010年,百度百科第一次出现pm2.5的词条,新华网开始提醒公众雾霾可能造成健康威胁,但措辞谨慎,其实说的是雾的危害。

  “雾的出现将会诱发支气管炎、过敏性鼻炎、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。气象专家提醒相关地区人们减少户外活动时间,外出戴上围巾、口罩,保护好皮肤、咽喉、关节等部位。尤其提醒对环境敏感的人注意预防呼吸系统疾病。”——新华社

  2011年,北京市环保局质疑美国大使馆的雾霾数据不准确,当年pm2.5仍未被列入我国空气环境指标。

  “但必须记住的是,这些改变唯一的根据是我们中国、我们北京自己大气污染防治不断深入发展的需要,而不是看哪个大使馆在干什么。”——北京市环保局杜少中

  2012年,中国环保局直指美使馆发布空气质量数据是“干涉中国内政”。但就在这一年pm2.5终于纳入了中国的空气质量指标。

  “中国的环保具有叠加、多因素、压缩式的特点,所以希望大家要从中国实际出发,暖风吹得游人醉,莫把中国当美国。”——中国环保部部长周生贤

  2013年,东北三省在十月供暖季,开始出现了大规模严重的雾霾天,严重到进入了百科词条,pm2.5突破了1000µg/m,封城3天。

  2014年,北京市长王安顺说北京会投入7600亿来治理雾霾,还说出了那句流传至今的“2017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‘提头来见’”。

  2015年12月7日晚,合乐北京市应急办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,全市于12月8日7时至12月10日12时启动预警措施。这是北京第一次发布的空气污染红色预警,我们都是见证历史的人。

  【编者按】一个人、一个企业和一个国家一样,分为先知先觉、后知后觉和不知不觉。先知先觉者高瞻远瞩,把握根本,优先解决根本而重要的问题,因而能够内外兼修,标本兼治,防微杜渐,防患于未然,无论是个人身心,企业发展还是国家社会可以长期保持良性循环。后知后觉者被既得利益推着走,被眼前的矛盾和问题带着走,总是解决那些很迫切但并不重要,而忽略根本重要的真问题,结果越是忙乱,问题却越多,矛盾越错综复杂,但在最后成为不可药救的并发症发作之前,尚能翻然觉醒,饮下苦口良药,敢于刮骨疗毒,甚至壮士断腕。不知不觉者则是身体并发症袭来,或者企业已经岌岌可危,或者社会大危机已覆顶而来,仍然得过且过,歌舞升平,甚至准备脱逃而去……却终于躲不过灭顶之灾,最后时刻悔悟又有何用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