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乐可以使肆无忌惮的毁灭者毁灭
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4    浏览[]次
合乐

  是啊,谁不希望能有如此天然的一幅画面呢?但现在我们却距离它越来越远了。生态环境的日益破坏使我们的家园遭到了严重的威胁,天空湛蓝如镜,大地绿草如茵,已经快要不复存在了,而我们却又执迷不悟的破坏环境,这种状况实在令人担忧。最近我内蒙古草原退化严重,已经到了惊人的程度。6359万多公顷可利用草地面积中,目前退化草地面积已达3867万公顷,占可利用草原的60%。

  素以水草丰美著称的全国重点牧区呼伦贝尔草原和锡林郭勒草原,退化面积分别达23%和41%,鄂尔多斯草原的退化最为严重,面积达68%以上。以往沙尘暴基本上是从阿拉善盟和巴彦淖尔盟的沙漠地带发起,今年却东移到乌兰察布盟和锡林郭勒盟,向世人拉响了最令人担忧的生态警报:美丽的锡林郭勒草原也已严重沙化。内蒙古乃至世界上最为典型的草甸草原东乌珠穆沁旗,草场退化面积已占全旗可利用草场的66%以上。以荒漠草原为代表的阿拉善盟和伊克昭盟,草原退化、沙化之势更为严峻。

  与50年代相比,阿拉善左旗的草地覆盖度降低了30%至50%,目前荒漠和半荒漠已占到了这个旗草地的96.9%。

  我国古代的黄土高原曾经是美丽富饶的地方,商朝时黄河流域的森林覆盖率曾高达50%以上。但是,经过几千年来掠夺式的开发,大自然给予了无情的报复。现在,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地区到处是荒山秃岭、沟壑纵横,黄河——中华民族的“母亲河”,竟成为世界上泥沙含量最多的河流。近几十年来,随着人口的急剧增长和经济的高速发展,人类生产和生活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日益严重,出现了空前的环境危机。环境危机包括环境遭到污染,森林、草原和野生动植物等自然资源遭到破坏,以及由此引起的生态环境的恶化。现在,保护生态环境,实现可持续发展,已经成为全世界紧迫而艰巨的任务。

  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表明,创建绿色家园已经刻不容缓。我们的行动不能仅仅呼吁,更应该做的是从我做起,创建绿色家园。当然创建绿色家园很难,现在还不能立竿见影,但是只要有坚持不懈地努力就能看到成果。只要你注意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就会发现原来创建绿色家园也如此简单。如果你每天都弯腰去拣地上的一张纸,你走过的路就会多一份清洁,长此以往你就会发现你的绿色家园就会建成,我们的绿色家园就创建了。所以,你的绿色家园就是举手之劳,何乐而不为呢?如果每人都有这样高的环保意识,那么上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,我们就不会面临如此的生态环境了。

  我认为,世界只可毁灭,不可拯救,当然现在我想这一观点似乎是错误的。因为一切我所看到的,正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,都表明情况还不是很糟糕,仍有很多人为拯救这个星球而奋斗终生。但很遗憾,这些奋斗中有相当一部分很可能将是徒劳的。一方面,有些奋斗是粗浅,无知,甚至心不在焉、空走形式。另一方面,毁灭世界似乎要比拯救世界容易得多。

  就我个人而言,我宁可说自己是地球毁灭者,也不敢吹嘘自己曾为环保作过多大贡献。我认为,在这个人口已经成为极大多余的星球上,任何人的出生本就是对环境的潜在威胁。成长,消费、制造垃圾,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对此世界欠下了一笔债,欠债还钱,理之固然。那么我们搞环保,就没有理由骄傲,只能说是在恶劣的环境中痛苦太久之后的良心发现、大脑完善,摆脱了幼稚、野蛮、粗鲁之后,来偿还这笔债。

  我并非宣扬所谓“人之初、性本恶”,但我们欠了债——事实如此,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,才有可能放下花架子,少些沾沾自喜,真正把环保当成一种责任,严肃地环保,认真地环保,甚至泪流满面地去环保。这样,我们才不会一面高呼环保,一面把塑料袋随手扔在路边;或是把树苗从一个地方挖来,再随随便便埋到另一处,之后看着它慢慢枯死,痛苦死。那么,我们的奋斗才不会是粗浅的、形式的,我们的奋斗才真正算是奋斗。

  另一方面的问题是,拯救世界的努力到底能抵消多少毁灭的行为。也许“抵消”一词在此并不恰当,假使东北虎彻彻底底死干净了,那么这种毁灭将是不可抵消的,哪怕我们用百万条人命,也不大可能再从上帝手中换回一对虎亚当、虎夏娃。我说毁灭要比拯救容易得多,至少在人数上如此,为拯救而奋斗者毕竟只是一部分,而毁灭者却是全体。“毁灭”一词也许触目惊心了些,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在为毁灭而效力。我们要吃饭,于是大片森林草原被开垦为所谓良田,烧荒烧荒,越烧越荒,沙漠化就由此开始。我们每个人都要求生存的空间,合乐于是我们的空间就越来越挤,越来越脏。

  我们应当感到危机,拯救的努力在毁灭面前实在太脆弱了,几十甚至几百年长成的林木只要几把电锯就能剃得油光锃亮;而辛苦经营的美丽田园只要几枚导弹就炸成乱坟岗。毁灭的潜在欲望,我想很多人都有的,一旦膨胀起来,后果不堪设想——北约就是,至少它的行动有违环保!

  惩罚毁灭者比拯救世界更伟大的意义就在于此。至少,可以使肆无忌惮的毁灭者毁灭,让他们胆寒,催人们觉醒,鼓我们斗志。这样,我们才能多些拯救,少些毁灭。

  环保问题是天天谈了,咱们都懂,但我仍然感到悲哀。世界虽非不可拯救,但若我们没能真正认真起来,严肃起来,恐怕我们还得走下坡路,不过,我们仍有理由可以欣慰,就今天看来,我想,世界是不会毁灭的——至少一百年内。

  我认为,世界只可毁灭,不可拯救,当然现在我想这一观点似乎是错误的。因为一切我所看到的,正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,都表明情况还不是很糟糕,仍有很多人为拯救这个星球而奋斗终生。但很遗憾,这些奋斗中有相当一部分很可能将是徒劳的。一方面,有些奋斗是粗浅,无知,甚至心不在焉、空走形式。另一方面,毁灭世界似乎要比拯救世界容易得多。

  就我个人而言,我宁可说自己是地球毁灭者,也不敢吹嘘自己曾为环保作过多大贡献。我认为,在这个人口已经成为极大多余的星球上,任何人的出生本就是对环境的潜在威胁。成长,消费、制造垃圾,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对此世界欠下了一笔债,欠债还钱,理之固然。那么我们搞环保,就没有理由骄傲,只能说是在恶劣的环境中痛苦太久之后的良心发现、大脑完善,摆脱了幼稚、野蛮、粗鲁之后,来偿还这笔债。

  我并非宣扬所谓“人之初、性本恶”,但我们欠了债——事实如此,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,才有可能放下花架子,少些沾沾自喜,真正把环保当成一种责任,严肃地环保,认真地环保,甚至泪流满面地去环保。这样,我们才不会一面高呼环保,一面把塑料袋随手扔在路边;或是把树苗从一个地方挖来,再随随便便埋到另一处,之后看着它慢慢枯死,痛苦死。那么,我们的奋斗才不会是粗浅的、形式的,我们的奋斗才真正算是奋斗。

  另一方面的问题是,拯救世界的努力到底能抵消多少毁灭的行为。也许“抵消”一词在此并不恰当,假使东北虎彻彻底底死干净了,那么这种毁灭将是不可抵消的,哪怕我们用百万条人命,也不大可能再从上帝手中换回一对虎亚当、虎夏娃。我说毁灭要比拯救容易得多,至少在人数上如此,为拯救而奋斗者毕竟只是一部分,而毁灭者却是全体。“毁灭”一词也许触目惊心了些,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在为毁灭而效力。我们要吃饭,于是大片森林草原被开垦为所谓良田,烧荒烧荒,越烧越荒,沙漠化就由此开始。我们每个人都要求生存的空间,于是我们的空间就越来越挤,越来越脏。

  我们应当感到危机,拯救的努力在毁灭面前实在太脆弱了,几十甚至几百年长成的林木只要几把电锯就能剃得油光锃亮;而辛苦经营的美丽田园只要几枚导弹就炸成乱坟岗。毁灭的潜在欲望,我想很多人都有的,一旦膨胀起来,后果不堪设想——北约就是,至少它的行动有违环保!

  惩罚毁灭者比拯救世界更伟大的意义就在于此。至少,可以使肆无忌惮的毁灭者毁灭,让他们胆寒,催人们觉醒,鼓我们斗志。这样,我们才能多些拯救,少些毁灭。

  环保问题是天天谈了,咱们都懂,但我仍然感到悲哀。世界虽非不可拯救,但若我们没能真正认真起来,严肃起来,恐怕我们还得走下坡路,不过,我们仍有理由可以欣慰,就今天看来,我想,世界是不会毁灭的——至少一百年内